最新消息

最新訊息  > 
[ 2003/09/29 ]   爸,我們回家吧!
我的父親今年已高壽九十了,除了聽力不好外,他並不「癡呆」。一天廿四小時,除了吃飯、唸佛時是「清醒」的,多半時間就坐著打盹兒,沒什麼精神和活力。為此我不知勸過父親多少次「要運動」,哪怕是到附近散步也好;可惜運動鞋不知買了幾雙,父親卻寧願做靜態的「閉目養神」,除了理髮和買拜拜用品外,他是足不出戶的。
    
    十年前父親曾被摩托車撞倒,腦子受過傷,所幸復健得宜,沒有造成行動上的不便。剛出院那陣子,每次他出門,我和母親會跟著,深怕他一不小心摔跤。畢竟,上了年紀又出過車禍,身體狀況自不如前了。可父親不肯服老,討厭人跟,「你們跟著我幹什麼?怕我做壞事啊?」於是我們只好偷偷地跟。這些年來,父親出門的次數愈來愈少,行動的範圍也就在家附近,沒什麼危險性; 再者他雖然年紀大,走路倒還穩健,所以我也就漸漸放心讓他自個兒出門,不像他剛出院時那麼謹慎小心了。
    
    父親走失的那個夜晚,剛好寒流來襲,外頭又下著雨。快十一點時我回到家,發現父親不在房堙A登時有種不祥的感覺。「這麼晚了,爸呢?」睡眼惺忪的母親說「他七點多就出門啦,快過年了,說是去買拜拜用的金紙。」照以往的經驗,父親絕不會出門超過三個小時還不回來的,「或許是走累了,在哪個地方坐下睡著了也不一定?」於是我馬上沿路尋找,把以家為中心點的四周街道繞了四、五圈,四處張望著,盼能看到那個熟悉的形影,可是一直找到十二點半,都沒找著。母親這時也慌了,「他出門時穿的衣服不多,好像也沒帶傘呢!」怎麼辦?萬一父親在外頭凍了一夜,肯定要感冒的!唉,他究竟跑哪兒去了呢?「報警吧!」我跟母親商量著,都已經這麼晚了,除了請警察協尋,實在沒更好的辦法了。到警局備上案後,我又沿街轉了幾圈,眼看馬路上的人車愈來愈少,我一個女孩子卻還在外頭焦急的尋父。心想若不趕緊找到父親,他老人家豈不得露宿街頭了?就這樣折騰到凌晨一點多,我只好回家等消息。父親沒找到,一顆心懸在那兒也睡不著。我跟主禱告,祈求父親能平安歸來。終於,凌晨兩點十五分,警察局來了電話,說人在萬華的漢中派出所。
    
    一進警察局,我看到父親萎靡落寞地坐在那兒發呆,旁邊還擱了兩大包金紙。見到我來,像個做錯事的小孩,囁嚅著「妳怎麼來了?」看樣子,他還不知道為什麼會被送來警察局呢。原來,他買完金紙後,走岔了路,夜晚人的方向感本來就比較差,有人看他一個老人家拎了那麼多東西,一副茫然若失的神情,就好心報了案。父親的鄉音重,聽力又不好,警察問不出所以然,只好先擱著。還好警方的資料庫有連線,這才聯絡上這個走失老人的家屬。
    
    強忍著失而復得的激動和感謝,我牽起父親冰涼的手說:「爸,我們回家吧!」
優吉兒網站設計 - Website Info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