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

最新訊息  > 
[ 2004/10/26 ]   不見2
這個發生在天雨的走失故事,總提醒我,別讓歷史重演。故事,該從這裡說起。
 
    我那失智的父親,今年93歲,家人請了個越南女孩阿草來專事照料。去歲夏天,一個天雨的清晨,是父親去信義路第二公保大樓例行的檢查的日子。娘、阿草、我,三人同行護駕,招來計程車後,我扶著父親下樓、安頓上車坐定,跟運將交代欲前往的地點,並請他稍候,因為天雨,怕雨淋濕我父,於是,我帶上車門,然後,撐傘、轉身、登樓,去迎母親、阿草上車。
 
    前後不過兩分鐘,然後,我在錯愕中,驚見父親的…不見,娘親的碎碎唸響在耳際,她說,她一輩子就怕這事,沒想到真的發生。這麼小心翼翼卻仍有出槌時,怹消失在我們視線的盲點下,娘說,運將是否想綁架?我安慰說,不會吧?我記下車號了。父親大人身無分文呢!去哪?幹啥?怹全無概念。我故作鎮定,想是雨聲遮住我的叮嚀?運將已直接奔赴第二公保大樓?四處張望、思考了一分鐘,二話不說,三人趕赴過去。
 
    五分鐘的車程裡,我仍被娘親碎碎唸著,我雖沒吭聲、心中有定見,但緊張依舊,如有什麼狀況發生,我對得起誰呢?今後,要謹記千萬別忘失智老人家先上車…。到達現場我們下車,卻不見等待在醫院門外的父親,是因為怹沒錢付賬,運將不讓怹下車?我四處張望,說時遲,那時快,但見父親持柺杖,跨出車門。我猜,是運將等不到怹掏錢,只好趕怹下車,這應是怹比我們慢現身的關鍵。
 
    表面上,喜出望外,可不忘責備一回運將,並提醒他要注意獨身銀髮族的行動,付了車錢讓運將走人。父親走失近15分鐘,但願是唯一的一次,那真是個可怕的經驗。我暗暗發誓,一輩子就這一次,夠了。
 
    這些年來,我回回返回娘家的時候,我總是愉快的問候父親,大聲的報知今夕是何夕?但父親總是報我以哭泣,像孩子煞見親人的委屈。我知道,怹若頭腦清醒,會怨怪我太少回去。我離去時,也不喜歡對怹說再見,因為怕見怹像孩子般的哭泣。所以,不說再見,就讓怹當我從來沒有來過,我可以少看怹哭一回。 
優吉兒網站設計 - Website Info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