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

最新訊息  > 
[ 2004/10/27 ]   昨日、今日、未來
一場與兒女分享財富喜悅的晚宴,竟成為親人間最後一次的見面;當晚輩恣意享受長輩所遺留的財產時,是否仍會憶起當初的那位長輩?!
    
    走過人生大半歲月的爺爺,總喜歡偎縮在房間一角極力吶喊,似乎想喚醒已遠走國外的兒子,想叫醒拿著他財產正在享受的女兒。

    打從父親帶我回大媽家開始,我就開始了照顧患有老年癡呆症爺爺的工作;在我印象中,爺爺是一位喜歡停留在過去回憶中的白髮老者,喜歡吶喊,喜歡狂叫;總希望家裡,有人去注意他,有人去關照他;但無情的時間,卻早已洗去他曾是這家一份子的記憶,除了我之外!

    某夜,雙眼盲目的爺爺,又趁我替他放洗澡水的空檔,展開他那黑夜的行動,我慌亂地外出找尋他的蹤影,終於在三里外的某街角發現了他,我緊捉著他,好不容易將他連哄帶騙帶到屋前,他卻又忽然停住步伐,在這寒冷寂靜的深夜,開始他那胡言亂語的叫罵,我無語且無奈的站在一旁……。
    
    折騰一晚,洗澡水早已冷了,爺爺也因體力不支,躺在床上睡了,偷露出的二支瘦弱,因太多老人斑覆蓋而有些烏褐色的腳,我急忙將它們搬回被蓋中,深怕它們著涼;歪斜的枕頭,我試著將它挪好,好讓他那乾扁的左頰安穩輕貼著;我一邊撫摸著他那因思念兒女而過度花白的椰殼頭;一邊看著他那因歲月風霜而被壓縮彎曲的軀體;一邊感受他那瘦硬多骨臂膀所傳來的訊息,我突然感受到他為這家庭所曾作過的努力,及那被親人遺棄所產生的無奈與顫抖!
    
    隔天早晨,我又背上書包,前往學校,當翻到小學課本第三章「我的家庭」,我淚流滿面,逃避?!面對?!一連串的人生問題在我內心激盪。

    事過多年,當我再度回首,那曾經的悲歡情愁已隨遠去的時間遺留在過去,漸行漸遠,逐漸渺茫;這一刻起,我抽身而出,放下所有過去的情感,竟有種「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也無雨」的感概!所有的前塵往事歷歷在目,而我卻身在塵外,昨日的我與今日的我,和未來的我擦身而過,曾有的迷惘逐漸沉澱清晰,淡了,卻也真實了…。
優吉兒網站設計 - Website Info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