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

最新訊息  > 
[ 2003/03/20 ]   養的功勞卡大天
十六歲正是洋溢著青春陽光的年齡,家住台南市家境富裕,就讀高一乖巧的蔡姓女學生,是父母捧在手心的心肝寶貝。八十九年三月四日這一天,因學校要學生的戶籍謄本,蔡女無意中在戶口資料裡,發現自己竟是被認領的養女,經過追問,原來自己是在二歲時,被親生父母遺棄在台南市西門路小公園的棄嬰。在瞭解自己的真實身世後,正值叛逆期的蔡女一時無法接受被遺棄的殘酷事實,因而與養母發生激烈爭吵,憤而離家出走,音訊杳如地消失在社會二年七個月。

    五十歲的養母於蔡女離家出走後,當天隨即報案協尋,二年七個月來,動員所有家族成員,找徵信社、刊登廣告、張貼海報,花了大筆金錢,用過無數方法找伊愛女,卻依然音訊全無、生死不明,期待無期的養母仍堅信其女還活著,未曾放棄一絲機會,一有空便到全省各地廟宇求神託佛,冀望奇蹟出現。蔡母於失望之餘,無意中於九十一年八月三十日,看到電視、報紙報導本局尋人高手張順德助人團圓的尋人事蹟後,翌日親手持蔡女的照片,到台南市警察局第六分局鯤鯓派出所向張員求助,說到傷心處,哽咽許久說不出話來,尋女心切的淒涼模樣令人鼻酸,並表示:能找到她,就算散盡家產也願意。
蔡姓少女離家三日後,流浪至屏東縣佳冬鄉六根村,因饑餓過度,體力不支昏倒路旁,有幸被屏東縣警察局枋寮分局佳冬派出所員警發現送醫,因蔡女堅不吐露真實身分,遂報請屏東縣政府社會局救助課,安置在屏東縣麟洛鄉屏安醫院內,同時發布協尋海報。
蔡女離家後也兩度偷偷打電話回家。但陰錯陽差地,養母都在外面忙著找女兒,錯過那兩次電話,一再自責對養母忤逆的話語,害怕養母罵她忘恩負義,心想養母可能不會再要她了,又想本身就是沒人要的孤兒,在世上也無其他親人可依靠,在醫院有得吃、住,且一切免費,索性隱姓埋名,堅持以周麗薇之假名自稱,在屏東縣被當作遊民收容,就此與世隔絕,更無親友知其去處。

    內心深處的結未解,考倒心理輔導師、屏東縣政府社會局和屏安醫院。蔡女自從被收容後,甚少與人交談,但言行舉止與正常人並無兩樣,除了以周麗薇自稱,其他一問三不知,堅持不吐露其真實姓名與住處,逼急了還說自已是孤兒,自幼隨父母四處流浪,沒有其他親人,未曾念過書,讓安置他的屏東縣政府社會局人員甚感頭痛,心理輔導師也想盡辦法,好話說盡一樣無效,更不知如何幫他解開心中的結,但很肯定,蔡女一定有段不為外人知的不幸遭遇。社會局透過很多管道協尋她的家屬,卻一直苦無消息,因為找不到親人出面指認,基於人道立場與安全考量,該局不得已暫以不詳身分遊民,將之安置在屏安醫院內生活。
二年來尋獲二百五十幾位失蹤人口的張順德,每天不停的搜尋比對照片,寄送比對後相似資料給家屬,並聯絡指認,因而導演了多場感人的重逢畫面,更因全省的高知名度,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無數求援,即使是休假也是忙著上網比對。近三個月來,對於蔡女養母的請託,張順德更是過濾上千件失蹤人口檔案。直至九十一年十一月八日,張順德適逢輪休在家,卻仍不忘此案,經影像傳真處理放大亮度及放大倍數重新設定,在比對全省遊民資料時,發現屏東縣政府社會局所製發身分不明自稱周麗薇之遊民資料照片,與蔡女的照片酷似,隨即與屏東社會局遊民承辦人許小姐取得聯繫,得知該遊民背景,許小姐心理沈痛的表示,正常人是不需要安置的,年青人的前途更不應斷送在此,希望張順德能幫忙協尋其家屬。
經由電腦影像放大處理確認與案主蔡女應是同一人,即刻於當晚告知蔡女養母到鯤鯓派出所指認「遊民」照片,一眼即認出是失蹤二年七個月的蔡女無誤。翌日,家屬直奔屏安醫院,蔡女看到養母第一句話:﹁媽!您為什麼不來找我?我以為您不要我了,我好想您哦!﹂母女頓時相擁而泣,蔡女並向養母認錯、下跪,而重溫天倫之樂。彼時,屏安醫院的工作人員也為她們的團圓流下高興的眼淚,對台南市警察局﹁尋人高手﹂更是佩服不已。不久屏東縣政府社會局更寄來二十五份身分不明遊民資料給張順德,請求繼續演出下一齣曲折離奇、賺人熱淚又溫馨感人的連續劇,面對如此佳評如潮,欲罷不能的觀眾,想知更精彩的劇情,張順德說:請見下回分曉。

    張順德自八十九年九月開始投入尋人工作,迄九十一年十一月十八日止,已尋獲二八八名失蹤人口,讓破碎家庭重拾天倫之樂,並獲得內政部余部長頒贈「尋人高手」獎牌表揚。如以尋獲之失蹤人口如:精神異常、失智老人、智障者,政府每人每月一萬五千元至一萬八千元之安養(置)費估算,張員每年可為政府節省約五千萬元之龐大支出,對失蹤者家屬而言,終結其無盡期尋找所省下的社會成本,更是難以估算。
優吉兒網站設計 - Website Info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