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

最新訊息  > 
[ 2005/02/16 ]   十天的禮物
還有半年,我將從馬祖北竿退伍。
    外島的冬天異常嚴寒每日清晨醒來,呼吸著接近零度的空氣,彷彿在考驗著我的心性,這一年來深刻體驗到孤獨的滋味。
    電話那端捎來台南雙親的問候,提到阿嫲近來心智逐漸喪失,時好時壞,有時甚至連地點、時間也會錯亂,搞得大家心驚膽跳,我的心情降到了谷底,卻也無能為力。
    幼時父母在外地工作,因此,從小最疼我的便是阿嫲了!農家出身的她,總是把我帶在身邊,大手拉小手,從田裡到市集…..,一路走來填滿了我兒時溫馨的記憶,儘管家境並不富裕,但我始終認為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小孩。更深人靜,捍衛疆土的衛兵,看著馬祖夜空如此明亮,想到其中的一顆星光即將隕滅,淚珠不自覺地滴了下來。
    最後一次返台休假,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回到了家門,看到母親牽著阿嫲出門散步,欣喜的呼喚阿嫲一聲,竟得到空洞呆滯的回應,陌生人相遇也不過如此吧!一個屋簷二個世界,心中真是百感交集,曾經是我心中的巨人,終也敵不過歲月的催殘,他日是否會輪到雙親、再來輪到自己呢?我不敢想那麼遙遠,只是每日早晨和傍晚,固定帶著她到隔壁的公園散步,可能是對這世界感到厭倦了吧!她始終不說話,只是靜靜的走著、坐著,不然便是看著我,我常常對她說: 「阿嫲!你還認識我嗎?」但她總是嘴角泯起淺淺的微笑。這種微笑,是我童年最深刻的記憶,因為在這微笑之後,阿嫲都會加上一句「憨孫!」只是現在,微笑依舊,憨孫不再。我真的有點怕了!。
    回到外島後,心中淡淡的哀愁始終揮之不去,唯一能夠讓我感到快樂的,便是我即將完成義務兵役,一日復一日,看著每天早餐桌上擺的饅頭,嘴角便會泛起一抹微笑,彷彿是阿嫲的笑容,書上說,平凡也是一種幸福,我漸漸能夠體會。
    退伍前半個月,台南雙親急電告知,阿嫲早晨自己走出去運動,便沒有走回來了,全家總動員在各處遍尋不找,不知如何是好?我擅抖的手拿著話筒,再也不顧身旁的軍中同袍,眼淚不爭氣地流了下來……。數日後,當電話再度響起,我已平靜許多,父親哽咽地告訴我,阿嫲被找到時,一人靜靜躺在路邊,被送到醫院時已呈現彌留狀態,不久便往生了。看著傳真機送來的死亡証明書,我不禁苦笑,阿嫲真的很疼我呀!外島喪假十天,而我距離退伍還有十天,她離去之前,也不忘記留下一份禮物給我。
    拎起了沈重的行囊,踏上歸途,我的阿嫲正安靜的等著我回家……。
優吉兒網站設計 - Website Info.